综合资讯 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 > 新闻中心 > 综合资讯

解读中央企业党的领导、公司治理的最新精神
发布者:宣传部 发布时间:2021-01-01 00:00:00 浏览次数:140 文章来源:李锦解读国资新闻 字体:

解读中央企业党的领导、现代制度建设的双重创新

--- 中央深改委第十七次会议关于国企改革的四点思考

李锦


以“权责法定、权责透明”替代了“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形成“权责法定、权责透明、协调运转、有效制衡”十六个字的公司治理机制

国有企业改革有四个亮点值得特别关注

昨天,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七次会议。会议审议了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全面深化改革总结评估报告。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中央企业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的若干意见(试行)》和其它一些文件。中央企业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文件是排在第一位的文件。关于国有企业有几点新精神还是要说的。这是总书记为我们国企做出的新指示。

对于国有企业改革有四点值得特别关注:

第一,改革的新理论,应当学习研究。习近平在讲话中指出,回顾这些年改革工作,我们提出的一系列创新理论、采取的一系列重大举措、取得的一系列重大突破,是一场思想理论的深刻变革。科学回答了在新时代为什么要全面深化改革、怎样全面深化改革等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前几天,我研究的国有资本和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便是一个新的理论。

第二,国企改革的三个阶段值得肯定。这是一场改革组织方式的深刻变革。我在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提出来时,列了一个表,分了三个阶段。大家可以看一下:

解读中央企业党的领导、公司治理的最新精神

总书记讲,“改革前期夯基垒台、立柱架梁,到中期全面推进、积厚成势,再到现阶段加强系统集成、协同高效”,“方向目标清晰,战略部署明确,方法路径高效”。证明我在14个月前提出的“国企改革三个阶段论”是符合总书记的新时代改革分段思想的。

第三,中央企业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的方案出来了。要完善体制机制,明确党委(党组)在决策、执行、监督各环节的权责和工作方式,正确处理党委(党组)和董事会、经理层等治理主体的关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明确要求:"推行公司制是现代企业制度的有效组织形式,是建立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的必要条件。2018年底前,全部完成公司制改制工作,加快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和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现在,公司制改革不仅在形式上实现过渡,更要实质上得到深化。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是公司治理的核心。

第四,第一次提出公司治理机制,内容是“权责法定、权责透明、协调运转、有效制衡”十六个字。“权责法定”被列为第一位。这是一个突破。过去的习惯提法是形成“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协调运转、有效制衡”的公司治理机制。权威说法是2016年10月的国企党建座谈会。现在用“权责法定、权责透明”代替了“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公司治理机制创新并且固定,同时使得党的领导在公司治理在法理上得到确立。

把党的领导更好融入公司治理有了大文件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国企党建会议上指出,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特”就特在把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各环节,把企业党组织内嵌到公司治理结构之中,明确和落实党组织在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中的法定地位。

把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是新时代全面加强党对国有企业领导的根本要求,也是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的必由之路。如何把这一政策要求转化为企业微观层面可操作的运行机制,成为当前深化国企改革领域探索的热点。其实,2019年12月30日,中共中央印发《中国共产党国有企业基层组织工作条例(试行)》,对国有企业党组织工作作出整体设计和全面规范,回应了基层关注关心的重点难点问题,具有较强的指导性和操作 。但是,这个文件在专业性上还有待深化。于是,便有了昨天通过的《关于中央企业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的若干意见》,对于准确把握党组织在各治理主体中的核心地位,准确把握党组织研究讨论重大事项前置程序的要求,把党的领导融入国有企业公司治理体系,以高质量党建推动国企高质量发展,将会有明确的要求。我觉得,职权法定是依法行政的基本要求,是依法全面履行中央企业职能的基础。在依法治国的核心价值理念下,权责法定,权责统一,成为踏上依法治国更高台阶的阶石。现在,把党的领导列入职权法定基本要求,是依法全面履行党的领导的基础。后面权责透明,根据权责法定原则,这要求党的领导的权力由法律进行规定,同时要求中央企业必须对党的领导承担法律责任,整个党的建设应当处于一种负责任的状态。责任行政中的“责任”不是通常说的责任,而是一种法律责任,不是政治责任和道德责任。其目的就在于置党的建设活动于法律之下,从行为到程序、从内容到形式,都要透明。当然,权责法定、权责透明。不仅包括党建,更是指产权与责任。

新文件将明确国有企业应当将党建工作要求写入公司章程,写明党组织的职责权限、机构设置、运行机制、基础保障等重要事项,明确党组织研究讨论是董事会、经理层决策重大问题的前置程序。分层分类、因地制宜,把党建工作要求写入公司章程,写明党组织的职责权限、机构设置、运行机制、基础保障等重要事项。厘清党委(党组)和董事会、监事会、经理层等其他治理主体的权责,准确把握党组织在各治理主体中的核心地位,准确把握党组织研究讨论重大事项前置程序的要求。等等,会在文件中有更明确的规定。

明确权责边界,要解决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国企党建会议上还指出,要处理好党组织和其他治理主体的关系,明确权责边界,做到无缝衔接,形成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协调运转、有效制衡的公司治理机制。

这里划线的与上面划线的,是一个完整的段落。坚持两个“一以贯之”,把加强党的领导和完善公司治理统一起来,处理好党组织和其他治理主体的关系,明确权责边界,这是下半句。

“权责法定、权责透明、协调运转、有效制衡”是一个整体。由于公司治理系统具有调整人的主观能动性作用机制,不仅有党的领导,还涵盖了股东(大)会运作机制,董事会运作机制、监事会运作机制,还有公司财务、人力资源、运营与管理、法务、产品技术研发等监管机制,因此,无论哪个国家或哪个企业,在公司治理结构设计方面都必须从机制设计的角度入手,方可改善和提升企业的公司治理环境。

近年来,"权责清单制度"快速进入公众视野。表明公司法律治理关系的均衡机制、公司治理结构机制都在向深度进军。我个人觉得,现代企业制度区别于传统企业的根本点在于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或称所有与控制的分离,从而需要在所有者和经营者之间形成一种相互制衡的机制,用以对企业进行管理和控制。现代公司的特点是所有者与经营者分离,要使这具有不同追求目标的两者同心同力,既保证经营者有职有权,又不让其脱离所有者的最终约束,这就需要好的公司治理结构来建立一种制衡关系。我国的企业在股份化和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试点中,在法人治理结构方面有了初步的尝试,但目前"一股独占,一股独大"的问题仍未有完善的解决方案,授权投资机构也没有解决所有者缺位问题,只是向上推了一级,董事长的"法人代表"身份与董事会具体决策的特征相矛盾,很多问题都有待于解决。最终要做到有效制衡,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关 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